首页 职业指导正文

做微商被鄙视7年的张庭,直播带货2.5亿又被嘲:最怕你穷,还嫌赚的钱low

小木 职业指导 2020-06-18 185 0
近日,一张抖音明星榜单在朋友圈疯传。
位居榜首的,不是当红小花小鲜肉,也不是话题度超高的大明星,而是一个早已淡出娱乐圈很多年的名字。
张庭。
她的打榜数,远超第二名两倍还要多。
640.webp.jpg
原来,6月10日晚,张庭首次在抖音出镜直播带货。
据官方公布的战绩,当晚直播近5小时,张庭一共创下了2.5亿元的营收。
什么概念?
上一次刷新抖音带货纪录的,还是4月1日,罗永浩抖音首秀带货1.1亿。
而张庭的销售额,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
多年未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她,仅在一天时间内,就妥妥拿下抖音“带货一姐”的位置。
不得不说,这强大的商业价值和营销实力,真的让人惊讶并佩服。
可翻翻网上的评论,全是对她的嘲讽和鄙夷:
“好好的明星不当,怎么就去做微商了呢?”

“本来挺喜欢她的,现在真的有点掉价。”

“长这么漂亮做这种事,是不是疯了。”


字里行间,都是在说做明星多风光,做微商也太low了。
640.webp (1).jpg
看到这些评论,耳朵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微商、直播、带货这些行业,即便在很多人看来不上档次、不够体面,但也不偷不抢,各凭本事赚钱。
你可以不喜欢,但一定不能看不起。
因为,那些被你嫌弃low的人,正在以你看不起的方式,赚着你想象不到的钱。

01
张庭曾经有多火?
在很多人的记忆里,她演的戏,几乎霸占了整个童年。
19岁就出道,21岁就和赵雅芝、郑少秋搭戏。
30年里,她总共拍过40多部电视剧,出演的每个角色都仙气又灵动。
那时的她,惊艳了时光,被冠以“台湾第一酒窝美女”“宝岛电视天后”的美誉。
640.webp (2).jpg
丈夫林瑞阳,当年也俊朗飘逸,是琼瑶钦点的小生。
与女神萧蔷合作的《一帘幽梦》,到现在都是很多人心里的白月光。
这样的两个金童玉女放在一起,恐怕很多人都会羡慕,明星嘛,高高在上,又光鲜又体面。
看上去,就像衣食无忧,躺着就能把钱赚的样子。
可事实并非如此。
现实是,演员吃的无非也是青春饭。
巅峰之时,受人追捧,抢着合作。
可繁华太容易褪去,当后浪涌来,他们也只会被淡忘。

当红小花迪丽热巴,曾在综艺里透露,自己已经8个月没戏拍了。

一线大咖黄晓明也说,以前都是人家求他拍戏,现在要反过去求别人,对方还不一定用他。

曾经被称为“偶像剧王子”的明道,也自曝已经几年没有收到任何戏邀。
在各行各业竞争都激烈的当下,轻松赚钱对任何人来说都绝非易事。
脱下了明星的光环,其实大家都是普通人,都要为自己谋条生路。
于是,张庭夫妇决定换条路走。
2013年,微商刚刚兴起的时候,他们就躬身入局,创立了自己的护肤品品牌。
但从那时起,张庭的口碑就开始断崖式下跌。
红极一时的张庭,一定也知道自己做微商有失身份。
谁不想风风光光赚大钱?可生活的残酷真相就是:
大多数情况,在所谓的身段和赚钱中,你只能二选一。
她不再小心翼翼捧着名利的光环,每次动员大会,都亲自站台卖力地吆喝,完全不像个明星。
团队中,也总是自称“大哥大姐”,称大家是“家人”,怎么亲切怎么来。
拍小视频,甚至不惜“扮丑”,只为极力宣传。
张庭夫妇,成了很多人眼里的笑话。
但谁都无法否认的是,他们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2018年,官方发出公告,张庭夫妇名下的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是当年度青浦区的“纳税冠军”企业,纳税额为12.6亿
给大家粗略算笔账吧:2018年化妆品企业的增值税率为16%,反推一下销售额,12.6亿除以16%。
他们一年的销售额,78.75亿
当你抱怨年终奖太少时,张庭大手一挥,发给员工10个月的工资做年终奖。
当你为无聊又受累的团建闹心时,张庭包下了整个游艇开party。
当你为高额房贷发愁时,张庭斥巨资80亿买下了上海徐汇区的19层大楼。
左边临着腾讯,前面挨着芒果TV。
这次疫情,在一众明星捐款名单里,张庭夫妇也位居其中,捐出了2000万
640.webp (3).jpg
风光吗?
试想一下,如果张庭没有走这条路,如今会是什么状态?
大概,是早就没戏可拍,被遗忘在回忆里,偶尔被人想起曾经的美丽,继而被唏嘘“老了不好看了”。
可当她抛下最徒有虚名的身份感,却获得了旁人无法企及的成功。
这才是成人社会的残酷法则:不是你有地位才能挣到钱,而是当你挣到了钱,才拥有足够的地位。
那些放下身段赚钱的人,都活成了人生赢家。

02
听说过一句话:很多人嘴上说着职业无贵贱,其实心里都装着鄙视链。
我见过太多人,见过点世面,有过点成就,便自以为镀了层金,成了尊大佛。
认为在CBD的写字楼上班才叫上档次,考上铁饭碗岗位才叫有面子。
打从心里,看不上那些所谓的“小庙”。
“我985毕业,不想和专科生一起上班。”

“我当过上市公司高管,怎么能进你这种小私企?”

“我是白领,进出高档写字楼,摆摊再赚钱我也不可能去啊,跌价。”
我有个发小就是如此。
他叫辉哥,曾经很牛x。
当年,他是我们那届的县状元,优先录取进了985,后来又保送进重点大学,硕博连读。
这在我们村可是最高学历,人人都喊他博士,教育孩子都说要向他学习,有出息。
这让他有些飘飘然。
快毕业的时候,他比谁都纠结。
因为学的是材料化学,就业方向要么是去高校,要么是去企业泡实验室,他都不愿意。
索性想转行,但他看上的都是金融、技术这些高大上行业,又只想去大公司。
结果,都是以“专业不对口”“没有相关工作经验”为由被拒绝。
辗转了几个月找不到如意的工作,亲戚朋友都替他着急。
有人出于好意,给他介绍了个地产销售的岗位,毕竟转行门槛相对较低,收入也相当可观。
可他一听,脸刷地就掉下来:“我一个博士,跟你去搞这个?我丢不起这个人!”
对方被怼得直翻白眼:都是凭本事吃饭的体面工作,怎么就丢人了?
后来的几年,听说他一直没找到个稳定的工作。
一边不停地嫌弃这个鄙夷那个,一边期待着一份500强企业的offer从天而降。
不得不说,有些人的悲哀,就是从太有身份感开始的。
最失败的,从来不是无路可走,而是守株待兔;
最难看的,从来不是你赚钱的姿态,而是你根本赚不到钱。
我想到《都挺好》里的苏明哲。
他是苏家的长子,又是名校斯坦福的毕业生,自觉得很有地位。
可一次意外,让他失了业。
彼时,美国的就业环境低靡,根本找不到满意的高薪工作,很多和他一样的高材生都被迫转行做起了服务员,但其实赚得一点不少。
毕竟人人都有家要养,有工作比没工作强。
可苏明哲就是不干,宁愿在家当家庭煮夫,也绝不做他觉得“掉价”的工作。
不仅如此,还豪气地要给老爸买个三室一厅的房,并大包大揽要请保姆。
以至于妻子和孩子被迫过着拮据的日子,最后忍不住要和他离婚。
谁不是在人生的汪洋里驾着小船艰难远航,变故、灾难,像浪头一样随时都会拍过来。
当巨浪打来,能拼命抓住救生圈的人,才有机会活下来。
而那些连救生圈都嫌太low的人,只能等着慢慢溺死。


03
最近一段时间,携程董事长梁建章频频出现在直播间。
一个商界大佬,cosplay成唐伯虎,亲自在直播间吆喝带货。
造型雷人,表演滑稽,一出场都被喷得体无完肤。
被喷颜值低。

被喷太猥琐。

被喷侮辱了唐伯虎。

有人把他当作个笑话,可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成年人的自救。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除了携程董事长,梁建章还有许多厉害的头衔:
著名人口学专家,美国斯坦福经济学博士,现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研究教授。
这样的身份加起来,太符合我们所说的高大上。
可是,受疫情影响,主营旅行业务的携程网今年第一季度净收入,比上季度大幅下降,一下子折了42.07%。
与此同时,管理费用又大大增加,上涨了135.68%。
这是一个下属25000员工的大企业,损失这么大,怎么保障这么多员工的生活?
每个中年人都不容易,一睁眼,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梁建章根本顾不上别人的讥讽,几次以各种造型开直播。
一会儿女扮男装成白娘子,一会儿又化妆成贵州苗王。
就凭着这几次拉下脸面的直播,梁建章为携程带来了6000万的收入,大大缓解了疫情下的危机。
这不就是从未向生活低头的样子吗?
不管好不好看,总要先吃饱饭,才能保护需要保护的人。
成年人的世界,除了没有“容易”二字,也没有“如常”二字。
但高光时刻可以享受诗和远方,低谷时刻又能为了柴米油盐弯腰低头,拼尽全力。
这才最了不起。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越来越多“不可思议”的人,干起了“不太体面”的事。
疫情下零售行业遭到重创,堂堂苏宁副总裁,开始在朋友圈“卖内裤”。
单向街书店也在疫情中遭遇损失,曾经“视金钱如粪土”的许知远,也走进直播间开始自救。
文青代表高晓松,甚至跑到李佳琦直播间,配合气氛涂上了口红。
普通人如你我,地位再高,身份再牛,牛得过这些明星、老板吗?
连他们也从高高在上跌至“庸俗”,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自命不凡、假装清高地对一切都不屑一顾?
这个时代,从来不缺机会。
你之所以会穷,唯一原因就是,在应该拼搏的机会面前,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04
有个记者曾经问蔡澜:“高考失败了怎么办?”
蔡澜回答说:“不能念大学了,你不能去麦当劳做事啦?”
很多人想过人上人的生活,却不愿吃人下人的苦。
可每个最终能成大事的人,谁不是先放低姿态和鸡毛蒜皮死磕,之后才有资格看风花雪月。
正如一个人要跳得又高又远,最有效的动作是:先往后退,下蹲,助跑。
有人说,这个世界不属于80后,也不属于90后,更不属于00后,而是属于脸皮厚的。
这种脸皮厚,不是恬不知耻,而是能拉低身段,迎难而上,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只有内心强大到混蛋,你才会少掉很多遗憾。
与你共勉。

(文章来源与网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